追逐自己心灵上的归宿

追逐自己心灵上的归宿

日期:2017-01-14 11:38浏览次数: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冬天的日子昼短夜长,刚从妻经营的小旅店里吃过晚餐出来,夜幕已把小城笼罩在黑暗里,而街边的路灯和商家店铺门前的招牌灯箱,闪出的光亮也如这季节一样,寒冷凉彻。
 
    天空上星眠月寝,除无边无尽的漆黑伴着这冷溲的风刮在小城之外,再也寻找不到一丝温暖的迹象。步屣匆匆,三三俩俩的行人目不斜视,急急奔向各自的归地。唯有那推着一辆三轮车的小贩,车上的小喇叭用小城的土语一遍又一遍播出:胡椒煨(张菜)瘦肉、煨红薯、烤蛋!这招客的声音在这寒冷的冬夜汇入冷风中传得真真切切、又越过街灯下的树影在街街巷巷上空来回徘徊。
 
    他习惯饭后散步,就算天空下着不太大的雨,他也要撑上雨伞走上七八里,这已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节目。一个人静静地走,思绪如脱缰的骏马,漫无边际,想着曾经的曾经中的点点滴滴,为自己在昨天为人处事中的不当而深深懊悔;偶尔又为取得的些许成就喜上眉梢。已过知天命好几之年的他彻底放弃了工作,病疼令他的抱负和志向成为白河雨中的一串串泡影、消失殆尽。十多年来人间多少美食只能饱眼福,怎敢举杯投箸饱口福,每天吃些蔬菜和面条,体重从一百六十斤降为一百二十斤。他常常痛苦不堪地心思:五十岁的男人还不算老,若是农人还得顶星踏月劳累,如是工人也要早出晚归挣薪,尽尽男子汉、当家人的责任。虽已失去所谓光鲜的过往,然而至少还有三五个知己和同仁,可继续共事寻点挣钱的路子。他在多少个漫长的夜里惊醒,凄清的夜恰如心迹,凄苦的泪滚下面颊,扪心自问:难道如此了却一生?
 
       长长的街上寒风贯领,他用手指整理被风吹乱的发际,沿着立交桥上的行人道前行。当他与她在桥上邂逅时,彼此异口同声:
   "是你! 
   "是你"!
   四目相视、默默无声、间距一米。
    "你瘦了"!她首先打破两人间的寂静。
   "是吗"?"你仅仅只是见我瘦了?难道不见我被岁月雕刻在额上的浅纹和白发丛生"?他问她。
   "男人不显老,我记得你今年是五十三吧"。
   "是的,你应该四十六岁了吧"!"你还是那么光彩照人"!"天黑了,去哪呢"?他回答她并问。
   "我去体育广场跳舞"!
   "还喜欢跳交谊舞吗"?他疑虑地问她。
   "我早不跳那舞了,改跳广场舞"。她望着他说,她肯定把他曾经不准她跳交谊舞的告诫记在心里。
 
      当一列自西至东的火车呼啸经过桥下的湘桂线时,他们俩人都专注地望着对方,彼此都在寻找那十七年前的一切。他看着她:虽是徐娘半老,身材依然婀娜,光洁的前额和秀气的脸庞在桥上柱灯清辉的照映下神彩熠熠,穿着还是那么漂亮,前卫又新潮,伫立风中如一朵白荷散发出阵阵清香。她那曾经的三千乌丝已烫染成枣栗色,在风中飘飘,一双纤纤玉指互绕着,是掩习她心中相见的喜悦还是她的内心愧疚不安的局促呢?夜的黑遮挡了她脸上的红晕,微笑的脸上妩媚依依。他不敢再把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上,深深吸上一口,从嘴里喷出一条长长烟带,烟带在风中吹散形成一团烟雾,而烟雾遮敝了他的双眼,望着咫尺的她,好似云雾里看她,既真切又迷茫,真切的是在那远去的岁月里她曾有的浓浓情怀里给予他的爱以及不能用文字描述的快乐年华,迷茫的是自她恋上交谊舞之后俩人间的无言结局。
 
       寒冷的夜,桥上行人罕迹,偶尔一辆疾驰的汽车越过,带起的风吹在身上倍觉刺骨,火车已经远去,除了风声四周又是静谧一遍。
   他打破沉默,问她:"你一切还好吧"!"儿女们完成学业了吗"?"社区工作多吗"?"你们姐妹两开的装饰店生意怎样"?"你父母的身体好吧"!
  "孩子们都工作了"!"我还好"!"社区的事婆婆妈妈多,烦琐又纷杂,事不大就是多","与妹妹开的店没在原地搬迁去新区了"。她稍一  停顿继尔又说:"做了一二 十生意了,熟门熟路,业务还算多,就是钱比较难收呀"。"这么多年没见面,你的情况呢"?
他就着她的话题说:"儿女们都工作了你肩上的担子就卸下了,社区的工作就是那么回事,应乎应乎吧。房地产市场热了好几年,不可能长期热下去,农民进城买房也达到了百分之四五十,你们是建材类的店子,能有业务做就不错了"。
 
       "我呀,依然涛声如旧"。"零八年离开单位后去四川近两年时间,回来与老领导和朋友们做了几宗房产生意,因身体出了些问题今年放弃所有的工作,专心治疗和休养"。他一边回答她一边把目光从下至上再细细看她一遍:她修长的身材、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长筒鞋闪亮泛光、白色紧身长裤在斑澜的灯光下更显醒目、上身是一件米黄色的宽松罩衫、脖上围着一条水红色的丝巾,彰显女人那骄傲的胸部还如十七年前那样迷人悦目。那时,他常常用一句他修改的古诗说笑她:近看成岭侧似峰!惹她嗔怒一笑,一双粉拳轻轻落在他的肩背上。当他把目光停留在她的耳轮上时,他心中微微一惊,那对闪闪发亮的白金耳环怎么不佩戴了?那可是他在她三十岁生日时送给她的爱的信物呀。
 
   他问她:"那对耳环呢"?"是遗失了还是丢掉了"?
  "怎会丢掉和遗失呢"!"现在不时兴戴金佩玉了,我收臧在柜里,你的心意就是给我最美好的回忆"!她嫣然一笑回答他。
   "哥"!她对他说:"我还可以叫一声你哥吗"?她一双凤眼直视着他,好象要把他的内心曾鄙视她投入到另一个男人怀抱的肠肠肚肚看透似的。
   他早已不再记恨於她,大度回应:"可以叫呀,你在你家里为长,上面又没哥,叫我哥理该应当。谢谢你,这么多年了让我还在你心中有个位置,可叹我志大才疏,在过往的年月里并没有给你邦上什么忙,请你理解及见谅"!
 
       "不,不!哥","你千万别这样说"。"你是一个好男人,心好、善良、正直,我父亲在世时,只要提到你,他就会夸你聪明,天大的困难你都无畏"、、、、、、
   他打断她的话:"什么"?"你别说了,你爸爸怎么啦"?
   她凄然告诉他:"去年秋天时,父亲患了绝症,六十八岁,走了"!"父亲在病中想见你,向我讲过,可你手机号换了,我找你不到呀"!
 
   他生气并一改温和的口气对她吼道:"你怎这么蠢呢,同居一个小城,我几个最好的领导和朋友你也很熟悉,只要你问他们其中一至两人,他们就会告诉你,我在哪?我在做什么?我的手机号呀!你甚至还可以去我妻子店里问她呀,她知道我与你父亲共事六载,她也知我们俩过去的事,这么多年了她对你也没恨意并释然了,你可以直言告诉她:你父亲在人间的日子不多了,就是想见见我,与我聊聊话,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动情的。你父亲在弥留之际想见我,这说明我与他共事时对我其言、其行、其品的认可,我虽不是医者,无法救治他的生命,至少我可坐在他的病榻旁,握着他的手畅谈过去美好的共事历程,还可宽慰他几句呀!你的人性在至亲面前哪里去了呢"?
 
   见他真的发火了,她带着哭腔对他说:"我怕找你时被熟人看见,让嫂子知道了对你误会呀"!
 
    "有什么可误会的呢"?"如今,论所谓的社会地位你还是社区干部,我呢,就是个闲人,病人,也可以说是个废人。我自认为,年青时代虽风流但绝不下流,多情未必不豪杰,但绝对不滥情。好了,都过去了,不久的明天你我都要做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了,在风起的清晨,在飘雨的黄昏,在空闲的片刻中把曾经的美好打包封存,回归家庭吧"!他又关心地叮嘱她:"夜冷了,别跳太久,出了汗怕感冒,你去跳舞吧"!"我散步回家也要泡脚了"!
   "好的,哥"!"我记住了"!她又问他:"哥,你每天傍晚这时都从这里散步经过吗"?
   "不一定,我散步哪有路线上的规律哟"。"好,保重"。
   "嗯,哥","你也多多保重"!
 
    互道后一个向南一个向北,留给彼此是被路灯照耀下拉长的各自背影,在这冬月寒风中的黑夜里,他与她越走越远。
 
      夜是那样凄清,酷寒,分别时刻,就分别了离愁。他怕回头,更怕转过身去,落寞撒满心头,泪水早已打湿眼眸。即使泪水盈眶,纵然满面泪流,哭泣并不代表一个人的脆弱,而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心碎的眷念与顾盼不休。不是因为难过,而是,他早已成熟,学会放手。
    人生有些东西,包括情情爱爱,错过了,就会是一生。他还在细细思量,错过今生,还有来世吗?曾经与她那相守住一个不变的承诺,却守不住一颗善变驿动的心。该死的交谊舞,这么多年让爱的世界只剩下一个孤独无助的他。
 
     爱,他知道,有多少人拿得起却放不下,包括你,也包括他。世人常说,爱的执着是一种负担,放下已不是属於你的爱何尝又不是一种解脱;他也知道,放弃是为了更好的承担与肩负。可有多少人能做到完美?爱:靠的是共同的接纳和吸引,爱:靠的是相互的打拼与经营,爱:靠的是忠诚与专一,爱情呢:靠的是自私和自利。他也知道,他没能力去要求她那么多,更没权力要求她不去跳交谊舞。
 
 当爱已成为过往,那所有的往事只能残留在午夜的梦境中。
 
  他曾经深深为她而难过,是因为他深深的爱着,爱着一个不变的承诺;爱,当他醒悟别期望那么高那么多时,爱过就已经足够了,达到心如止水,早把红尘看破。
 
  这一路走来十年的爱,是多么的不容易,相爱的日子里他充分体验一起与她走过的三千多天,见证彼此一起努力的过程,今天的他对失去的红颜已是坦然和淡定,当不期而遇相见时的那一刻,内心已无所谓惊亦无所谓喜。
 
  他想他们之间的结局谈不上完美也说不上凄美,毕竟曾经相爱过、深爱过,这,就已经足够了;这,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留下的一个念想。
 
  以春色为词,邀夏花为曲,来谱写爱情,恰如生命中一首激越澎湃的歌。而手中攥着的这张过期的船票,怎能再次登上那艘华丽的客船?只好怀着虔诚的祝愿吧,请你在人生漫漫航途,一路顺水顺风。
 
  虽不能拥有,虽不再拥有,唯一能让他开心起来,快乐起来的是忘掉过去,忘掉曾经的所有。
 
  这么多年,他寂寞,他孤苦,从没责怪是她的错,只是常纳闷她为何当初选择我? 一个人,一颗心,爱的世界没有公平不公平,以及是非与对错。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这个人间又上演了多少梅开二度的喜剧?当他抬头一望:何时天上那轮半月已悬挂空中?月下的一片暗云从它傍边走过。他想:明晚这片云朵还会伴着月的轨道而过吗?不,浩瀚的天际路有千条万条,云朵一定会努力向前,追逐自己心中情感和心灵上的归宿与归属!
 
 
 

dede:prenext get='pre'/}

下一篇:在夏日芳菲里赏黄花

产品分类

坛主:高手心水

电话:0536-5205540

手机:1830557360

邮箱:sgdsfhny@163.com

论坛名称: 百家乐高手心水论坛

论坛宗旨:2017年高手可以赢天下

请记住永久网址:http://www.hsyscm.com.cn